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太平鸟2023年营收下降9.4%至77.92亿利润增长靠关店打折

时间:03-25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24

太平鸟2023年营收下降9.4%至77.92亿利润增长靠关店打折

作者 |郑皓元、闫嘉宁| 实习生主编 |陈俊宏3月22日,宁波太平鸟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(603877.SH,下称“太平鸟”)披露2023年业绩,终于实现增利的太平鸟营收较2021年减少了30亿。财报显示,其全年实现营收77.92亿元,同比下降9.4%;归母净利润4.22亿元,同比增长127.1%;扣非净利润2.89亿元,同比增长1175.91%。太平鸟在财报中表示,其强化太平鸟品牌的统一化管理,严格管控新品折扣,规范老品消化渠道,主动优化调整低效门店。同时,公司持续推进降本控费,各项费用合计同比下降9.9%,扣非净利润显著回升,经营质量逐渐改善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此之前,太平鸟净利已持续下滑两年。2021年,其归母净利润为6.77亿元,同比下降4.99%。2022年,太平鸟更是交出了史上最差业绩,归母净利润1.86亿元,同比下降72.56%;扣非净利润一度出现负值,为-2684万元,同比下降105.16%。在净利持续两年快速下滑后,太平鸟2023年业绩出现改善,但增利不增收的业绩似乎全靠降本增效而来。“省”出来的生意经2022年,太平鸟交出了史上最差业绩,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1.24%至86.02亿元,归母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72.56%至1.86亿元。从财报看,2023年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似乎主要靠“节流”。2022-2023年,太平鸟营业成本分别为44.54亿元和35.74亿元,分别同比降低13.36%和19.74%。对此,其在财报中称,主要是由于营收下降带来营业成本相应下降,营业成本下降幅度大于营业收入是因为零售折率的提升。库存方面,太平鸟通过控制新品产销及老品折扣实现优化。财报显示,2023年,其库存商品原值15.9亿元,同比降低6.1亿元,降幅27.8%。其中,1年以内的库存商品账面余额降至10.4亿元,2年以上商品降至0.4亿元,均是其上市以来最低水平。其存货周转天数也下降6天至183天,存货周转率增长3.14%至1.97%。太平鸟在财报中表示,一方面加强商品产销计划性管控,新品库存得到优化;另一方面,强化过季老品的消化处理专项机制,老品库存得到改善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3年,太平鸟销售及管理费用的下降主要靠门店规模收缩降本。据财报,其在2022年收缩了543家线下门店,至2023年底,其线下门店数量为3731家,其中,直营店1175家,加盟店2556家,分别较2022年底减少252家和688家,总门店数减少了940家。得益于此,其期内销售费同比减少11.49%至28.03亿元,管理费同比减少13.96%至5.39亿元,财务费用同比减少23.65%至5266万元。其中,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自2022年已经开始缩减。其也在财报中指出,销售费用主要受门店数量及营业收入减少等影响,直营薪酬、租赁装修费、广告宣传费等同比下降。管理费用由于职工薪酬及股权激励费用同比下降。财务费用下降因银行利息收入增加、租赁负债利息及手续费支出减少。除了男装门店关闭273家同时营收增长4.16%至30.44亿外,女装门店2023年关闭570家,营收同比减少12.01%至28.81亿元;乐町门店关闭241家,营收减少24.51%至7.57亿元;童装门店关闭198家,营收减少12.51%至9.6亿元;其他门店关闭30家,营收减少64.25%至8304万元。这些“节流”措施使其在2023年营收下降的情况下,高毛利率同比增加了5.9个百分点至54.1%,成为上市以来最高。同时,净利率同比增长152.34%至5.4%。被高额营销烧掉了净利润值得注意的是,太平鸟在2021年及之前的发展之路可谓高歌猛进,自2017年上市以来,其营收从2017年的71.6亿元增至2021年的109.2亿元,冲过了百亿大关。这都归功于太平鸟找准了营销的方向,一方面进行数字化转型,凭借大数据捕捉消费者需求,也一度成为消费者心中的国货之光。同时,为了追赶年轻人的潮流,其近年来先后签下王一博、欧阳娜娜、虞书欣、白敬亭等知名艺人代言,现在也有流量艺人王鹤棣、张婧仪为其代言。同时推出了与知名IP、明星的联名款,比如疯狂动物城、花木兰、可口可乐等联名系列,并着重抖音、小红书、B站等年轻人偏爱的流量平台的打造。其在门店数量方面也高举高打,2021年直营店净扩62家,加盟店净扩536家,其中加盟店一年开的数量比过去三年开的都多。随着规模和知名度不断扩大,高额营销遮盖下的高增长问题逐渐显露。2021年,其销售费同比增长20.65%至39.49亿元,管理费同比增长23.2%至7.09亿元。致使其当年营收超百亿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.99%至6.77亿元。2022年在大幅收缩成本费用开支下归母净利润同比暴跌72.56%至1.86亿元。同时重营销轻研发也使其一直被诟病,在其销售费用直逼40亿的2021年,研发费用只有1.52亿,销售费用几乎是研发费用的26倍。而2022-2023年,其销售费用分别为31.66亿和28.03亿,而研发费用只有1.18和1.91亿。面对持续下滑的业绩,2022年底,太平鸟直接调整组织架构调整,将原有的女装、男装、乐町、童装、鸟巢、物流以及线上运营平台六大独立事业部,转变为产品研发中心、供应链管理中心、零售运营中心三大职能中心,希望进一步强化品牌间资源协同,带动效率提升。其在最新财报中还表示,2023年是公司重大组织变革之元年。公司坚定变革战略方向,持续强化品牌力,提升产品力,充分激发组织活力。变革的确起了作用,其2023年实现归母净利润4.22亿元,同比增长127.1%,实现了扭转。但营收仅77.92亿元,同比下降了9.4%,门店和营收双降带来的短暂增长,牺牲规模带来的效益有持续性吗?对比其早年业绩,2017年上市初其归母净利润已达4.5亿,2018年营收就已增长超77亿。然而其目前营收水平仍停留在七年前。内忧外患不止2023年2月7日,太平鸟发布公告,董事兼总经理陈红朝辞去公司董事、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、总经理职务。陈红朝不仅是“元老级”人物,也是公司联合创始人。据了解,2001年9月,由宁波太平鸟服饰有限公司、陈红朝等6名股东共同出资设立女装公司。2012年12月5日,公司完成工商变更登记。陈红朝是股东之一,且是第二大持股者。期间经历多次股权转让、增资,陈红朝始终在太平鸟,且位列第二大股东。至发行前为太平鸟唯一的两大自然人股东之一,任公司董事、女装事业部总经理。另一名自然人股东翁江宏是实控人张江平的亲属。太平鸟2021年年报披露,陈红朝的任期和董事长张江平一样,是从2012年12月1日开始,至2024年11月18日止。任期同样是2012年12月1日起的另两名高管,监事会主席王东鹏和职工代表监事裘频伶,均已在2021年离任。2023年10月,任期不满一年的副总经理厉征也因个人原因辞职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高管不断离职,大股东减持套现也成了太平鸟的“家常饭”。2021年,翁江宏减持179.42万股,套现8141.8万元;陈红朝减持476万股,套现2.53亿元。2023年6月,翁江宏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再减持128万股,套现3068.3万元。“元老级”人物陈红朝离开一年内,也发布了多次减持计划。2023年12月太平鸟公告称,陈红朝减持947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2%。据财报显示,其持股比例已从2022年末的9.33%降至2023年末的7.38%,退为公司第三大股东。2024年初,太平鸟公告其拟减持不超870万股股份。3月13日,太平鸟再发布公告称,陈红朝自2023年12月22日至2024年3月12日减持公司股份473万股,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减少至7.24%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